(一)日本养老产业与适老用品复盘专题报告:适老产业助力乐享银发生活

发布时间:2022-04-26 浏览数:1570次

1. 《“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推动全社会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格局初步形成

国务院印发《“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 推动老龄产业和养老服务体系协同高质量发展。2022年2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以下 简称《规划》),强调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以加快完善社会保障、养老服务、健康支撑体系为重点,把积极老龄观、健 康老龄化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



《规划》部署九方面具体工作任务,明确养老服务床位总量等主要指标。《规划》部署九方面具体工作任务,包括织牢社会保障和兜底 性养老服务网,扩大普惠型养老服务覆盖面,强化居家社区养老服 务能力,完善老年健康支撑体系,大力发展银发经济,践行积极老 龄观,营造老年友好型社会环境,增强发展要素支撑体系,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并明确了养老服务床位总量、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 占比等主要指标,推动全社会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格局初步形成,老年人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提升。


积极推进发展银发经济与老龄事业,加大和优化为老服务供给。发展中国特色银发经济,要坚守政府保基本、兜底线职能,为特殊困难老年人提供均等可及的服务和产品,促进老年用品创新升级;同时充分发挥国有资本、社会资本等不同资本,企业、民办非企业单位等不同组织的作用,推动壮大国内市场。通过建立系统性、整体性的产业发展政策推动银发经济健康稳步可持续发展。



2. 日本老龄化社会:养老政策持续修正完善,保险、产品、服务体系助力银发经济蓬勃发展

2.1. 日本步入老龄化社会多年,缩短不健康寿命成为重要议题


养老产业由老龄人口需求带动形成,为老年人提供特殊商品和服务。养老产业是为老年人提供满足物质、精神或其他需求的产品和服务的产业。养老产业由老龄人口消费需求增长带动而形成,是多个产业相互交叉的 综合性产业。养老产业按需求属性可分为医疗保健业、日常生活用品业、 家政服务业、房地产业、保险业、金融业、娱乐文化产业、旅游业、咨 询服务业、其它特殊产业等十个细分产业。日本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多 年,老年护理制度完善,服务体系完备。日本与中国同属东亚文化圈, 两国在文化上具有相似性,因此其养老政策和养老产业发展历史相比一 般发达国家更具有借鉴意义。


日本老年人口持续增长,占总人口比重高达 28%。1970 年至今,日本 65 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和总量均处于上升状态。65 岁及以上人 口占总人口比重被称为老龄化系数,根据联合国人口展望标准,当一个 国家老龄化系数达到 7%时即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此标准,日本在 1971 年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系数为 7.045%。随后日本老龄化系数逐年上升,2000 年达到 16.98%,2019 年已高达 28%。从 65 岁及以上人口 总量来看,1970 年为 717 万人,2000 年达到 2,154 万人,至 2019 年已 增长至 3,536 万人。




日本生育率长期低于世代更替水平,人口老龄化加深。生育率降低将直 接导致人口老龄化加深,1970 年日本总和生育率(妇女平均生育子女数 量)为 2.135,随后总和生育率在波动中下降,2005 年下降至谷底仅为 1.26,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2.1;2005 年后总和生育率出现小幅上涨, 2015 年升至 1.45,但是仍低于世代更替水平。若未来生育率未能出现反 弹,日本人口老龄化将进一步加深。此外,日本新出生人口数量同样低迷,经历 20 世纪末 21 世纪初波动下降之后,日本每年新生人口数量稳定在一百万左右。


日本预期寿命高达 84.21岁,生活方式病成主要死亡原因。随着现在医 学的进步,日本居民死亡原因由感染性疾病向生活方式疾病转变,国民人均预期寿命不断上升。从预期寿命来看,1970 年日本居民的预期寿命 为 71.95 岁,随后一直保持上升态势,2018 年高达 84.21 岁,预期寿命增加进一步使老龄化加深。




生活机能成为重要健康指标,缩短不健康寿命周期成为重要课题。进入老龄社会后,与平均寿命等“量”的情况相比,健康寿命——即“如何在保持生活机能的状态下实现长寿”等“质”的情况将更加受到重视。健康寿命主要指标为日常生活不受限制的时间,副指标是自我感觉身体 健康的时间。2016 年日本女性平均寿命为 87.14 岁,而健康寿命仅为 74.79 岁,不健康时间高达 12.35 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 80.98 岁,健康寿命仅为 72.14 岁,不健康时间达 8.84 年。


2.2. 复盘日本养老产业发展:护理、服务和保险制度体系不断 修正完善,促进银发经济产业蓬勃发展


完善老年护理制度,建立完备服务体系。日本养老政策的完善和养老产业的成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漫长发展过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随着经济发展,日本生育率逐渐降低,开始进入高龄少子化社会。日本 19 世纪晚期出现了养老金制度的雏形,20 世纪 60 年代通过《老人福利法》,此后,日本政府不断改革发展其养老相关政策,带动养老产业蓬勃 发展,至今已经建立起相对完备的养老护理、服务和保险体系。


萌芽及形成期(1970~2000年):养老法律陆续出台,日本养老产业 逐渐起步


1963 年《老人福利法》出台,日本开始探索养老道路。1963 年日本出台 《老人福利法》,将上门护理服务纳入法律体系,由此日本福利制度进入 了萌芽时期。日本政府通过《老人福利法》的确立,出资建设特别养护老人院,为失能失智老人提供生活援助,鼓励老年人参与社会。通过该 法律的完善和发展,日本政府在日本社会少子高龄化初期开始探索利于 老年人养老需求以及利于社会进步的道路。


1994年推出“金色计划”,养老福利重心转向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1994 年日本出台《推进老年人保健福利 10 年战略》,也称为“金色计划”。该计划设立上门护理制度,加强卧床老人和痴呆症老人的护理体制,在原 有国家福利预算 11 万亿日元的基础上,增加6万亿日元,主要用于由政府指定的医师或者看护部门向需要看护的老年人家里派遣看护师。这一 福利体系的建立标志着日本养老服务理念开始发生转变,养老福利的目 标由对生活贫困者的生活扶持变为从基础上提高高龄者的生活质量,提 供服务主体也由最始的政府开始扩大到民间社会团体和志愿者。2000 年 《护理保险法》正式实施,至此日本养老制度发展完备,进入成熟期。




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险机制,提升老年人支付能力。日本养老金福利占老年人收入 70%,对保障老年人晚年收入起到重大作用。目前日本养老金 体系主体可分为两层,下层是覆盖所有国民的国民年金,也称基本养老金。日本于 1961 年开始实施《国民年金法》,规定 20 岁以上 60 岁以下 的国民必须参加国民年金保险。上层为公共养老金,包括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厚生年金指覆盖 5 人以上私营企业职工的年金,共济年金指国 家公务员、地方公务员、公营企业以及私立学校教职工员工参加的年金。此外,还有第三层次私人养老保险作为补充,由个人型定额供款养老金 计划和日本个人储蓄账户计划组成。


成熟期(2000 年以后):介护保险实现全面覆盖,日本养老产业日 益成熟


老龄化深入使得护理期限呈长期化趋势,家庭规模缩小等情况加剧老年人护理难度。随着老龄化加剧和失能老年人日益增多,护理期限呈现长期化的趋势,护理需求不断增长。同时,失能老年人所处的家庭情况也在发生变化,例如家庭规模缩小、负责护理的家庭成员也面临着老龄化等,仅靠以往的老人福祉及老人医疗制度已无法解决现有问题。


2000 年《护理保险法》通过,日本各地养老事业呈现较快发展。1997 年日本通过《护理保险法》,该法旨在构建由全社会共同承担老年人护理责任的机制,该法于 2000 年正式开始实施。《护理保险法》规定参加护理保险的 65 岁以上居民在达到法定需要护理或生活援助标准之后,可自行选择所需的护理服务,与服务提供者签约后即可享受护理服务。其中, 照护费用的 90% 由护理保险支付,个人只需支付 10%。随着养老服务 内容、形式、主体的增加,日本各地区养老事业呈现出较快的发展。《护 理保险法》通过后,日本护理保险总费用逐年攀升。



适老化改造深入细致,各领域辅助器具百花齐放。基于老年人需求,日本诞生了一系列用于护理服务的福祉辅助器具。福祉辅具可帮助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尽可能实现可持续的自理生活,扩大生活自理的范围,减轻家庭及护理人员的负担。日本目前已发展出各种功能的福祉辅具:

1)步 行福祉辅具,如轮椅、手杖、拐杖、步行车、步行器;

2)移乘福祉辅具, 如升降机、移乘板;

3)生活福祉辅具,如进食福祉辅具、排泄福祉辅具、 洗浴福祉辅具、仪容整理福祉辅具、更衣福祉辅具、视听觉辅助仪器、 交流辅助仪器;

4)监护器具,监护机器人、监护传感器、监护仪器等各 类辅助器具。

2019 年日本东京举办第 46 届日本东京老人用品(福祉机械)展,展品范围丰富多样,包括移动设备(轮椅、助行器、拐杖、升降电动助力车、垂吊式升降机等)、残疾人设备(车辆,智能洗澡系统配 置,残疾人驾驶设备等)、沟通交流装置(助听器,打印信语音转换器、 家庭安全监控系统、通信机器人等)等。

3. 日本适老用品百花齐放,兼备使用感、安全性、尊严体面与情感需求

3.1. 吸收性卫生用品:品类齐全推陈出新,让老年人体面生活

日本养老产业发展成熟,对我国有借鉴意义。20 世纪 70 年代日本正式 进入老龄化社会,40 年来日本积极采取了各种措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特别是 2000 年 4 月日本正式实施《介护保险法》以来,日本养老产业得到迅猛发展。如个护品类尤妮佳相关产品经过多年升级迭代,不断推陈出新提升老年人日常生活能力;松下电器关注每个细节,方便老年人居家生活;欧姆龙血压计精准度高、易于使用。日本养老产业有着丰 富的经验和产品,对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由于老龄化问题突出,日本在成人失禁护理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日本成人失禁护理用品市场渗透率高达 80%,居于全球前列。根据日本卫生材 料工业联合会(JHPIA)数据,近几年日本成人失禁用品产量保持逐年增 长趋势,总产量从 2015 年的 69.93 亿片增长至 2019 年的 86.55 亿片, 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5.48%。未来日本老龄人口比例仍将有所增长,老龄工作者比例也将逐渐提高,成人失禁用品有望保持旺盛需求,应用场景 更加多元化,催生成人失禁用品行业进一步发展。

日本吸收性成人失禁产品品类丰富,满足老年群体多样化的需求。成人失禁用品主要包括成人纸尿裤、拉拉裤和护理垫等几种产品,使用者大 多为老年失禁者和残疾失禁者,产品主要针对消费群体为老年失禁者。成人失禁用品具有穿戴方便、贴身舒适的特点,穿着后行动束缚减少, 能为不同失禁程度的成年人提供专业护理保护,成人失禁用品的发展和普及减轻了居家养老的护理负担,提高中老年人生活质量。参考日本成人失禁用品的发展历程,各类型的成人纸尿裤能够覆盖不同性别、年龄 层次与失禁程度的消费人群。失禁垫可配合其他失禁产品一同使用,占据日本成人失禁市场 45%的市场份额,近年增速有所放缓,已进入相对饱和状态;裤型的成人纸尿裤、胶带型产品是主要成人失禁产品类型。以日本护理龙头企业尤妮佳和花王为例,尤妮佳旗下成人失禁护理品牌 “乐互宜”,花王旗下“乐立舒”产品种类较为丰富,针对症状程度不同有 多种选择。


日本成人失禁产品相关品牌官网消费者教育更为体贴全面。以花王乐立舒官网为例,其除产品功能的详细介绍外,还有“轻漏尿小教室”等知识普及环节为消费者解释轻漏尿的原因、列举男性和女性各自漏尿症状, 以问答选择的形式为消费者进行精准推荐。消费者回答完毕后,则出现 相应的产品推荐。此外,网站还给出一系列康复建议,例如附带详细的锻炼骨盆低肌体操的方法图解等。

尤妮佳:日本成人失禁用品市占率近 60%,让老年人体面生活

亚洲最大卫生用品制造商,各细分业务在日本本土市占率均为第一。尤妮佳创立于 1961 年,最初制造和销售建筑材料,1963 年进入女性卫生用品领域,1981 年延伸至婴儿护理业务,1987 年开始发展成人护理业务。尤妮佳是亚洲最大的卫生用品制造品牌商,主要业务为个人护理业务与宠物护理业务,其中个人护理又可细分为婴儿护理、女性护理、成 人护理、清洁护理等项目,各细分业务在日本本土市占率均为第一。公 司旗下成人失禁用品“乐互宜”品牌 2019 年在日本市场的市占率达到 60%,连续多年位列日本和亚洲第一。

尤妮佳“乐互宜”品牌历经多年发展,成人纸尿裤产品品类齐全。1987 年尤妮佳推出日本首个内裤型成人纸尿裤产品——“乐互宜”复建内裤, 其以不需卧床为目标,该产品一举先前的护理常识,推翻躺卧更好的传统观念,让众多老龄失禁者可自行穿脱、自由行走、不再卧床。1999 年乐互宜成人轻失禁用呵护巾在日本上市;2005 年乐互宜推出面向老年痴呆人群的内裤型纸尿裤,即便不使用内置纸尿片,也能够吸收大约 7 次 小便的量(约 1000cc),可以长时间使用;2014 年乐互宜成人轻失禁用呵护巾男性用在日本上市,该产品面向因轻度尿失禁而烦恼的男性消费者,具有不渗漏、不显眼的特点。

敏锐洞察老年人需求,不断推陈出新。衰老会导致腹部肌肉衰弱,使身体重心前移,从而行走更加困难。2020 年尤妮佳研发出全球首款辅助行走的纸尿裤,这种特殊的纸尿裤通过特殊的薄片来稳定骨盆,增加腹部压力,提高腋下肌肉能力。在该纸尿裤的帮助下,使用者可以更轻松地 抬起腿,提升老年人行走能力和日常生活能力,延长健康寿命。

专业深耕消费者教育与服务,让失禁人群更经济地减轻护理负担。种类齐全的成人失禁产品能够满足不同的身体状况、行动状态与失禁程度的消费者的护理需求,在提供基本卫生护理的基础上,提升使用的舒适感。尤妮佳“乐互宜”品牌有六款成人失禁产品,分别属于内裤型纸尿裤、 腰贴型纸尿裤、纸尿裤内置成人纸尿片、成人护理垫四种类型。尤妮佳对消费者进行了详细的选购指引,例如可独立行走或在协助下可坐、立、 行的消费者适合使用内裤型成人纸尿裤,而卧床人员适合使用腰贴型成 人纸尿裤,内置型和护理垫则适合各种行动状态的失禁患者。此外,乐互宜官方网站为选购者提供成人纸尿裤小测试,根据能否独立如厕、日间与夜间的尿量及更换频次等信息,相应推荐最适合的产品,让使用者 维持或恢复排尿能力,更经济地减轻护理负担。

适老产品序列不断延伸,全方位满足老年人个人护理需求。除纸尿裤外, 乐互宜还有丰富的其他品类护理用品。乐互宜湿巾用于清洁脆弱肌肤, 质地柔软、尺寸大,不含酒精、无香味,富含芦荟和维生素 E 成分,符合老年人护理需求;iD care 系列洗浴用品专为敏感皮肤设计,所有产品均经过皮肤病学测试;Tender skin 系列全套沐浴包内含八种产品,涵盖全套沐浴过程,产品含有温和的活性剂成分,可以减少皮肤感染风险, 呵护老人肌肤。




3.2. 适老生活用品与环境:针对性产品规避居家安全隐患,设计理念关注情感需求


日本在改造基础上提供更具有针对性的适老品类,尽可能规避居家安全隐患。适老化改造的首要目的便是让居家养老老人独自生活更为便利、 安全,预防摔倒、滑倒和撞伤等意外事件发生。卫生间是老年人居家生活中极大的安全隐患地点,由于潮湿常常出现意外滑倒等情况。针对这种情况,日本企业研发出一系列产品,例如“床边电动坐便器”解决了 卧床老人不易前往卫生间如厕的问题,坐便器整体宽度为 50~60cm,符合人体结构设计,同时具备座圈加温、水温调节、自动喷洗等功能。结合居家养老特点,该坐便器在控制板上增添呼出求救功能按键,以便在 危急情况下马上求救。日本升降卫浴设备提供完整的适老化家庭卫浴解 决方案,照顾到老年如厕中的多个细节,例如在马桶两侧设置了臂撑, 可根据使用者身材比例进行上下左右调节,关闭闩杆后便可充分锁定;洗手盆具有水平和垂直两种移动方式,可在站立和适用轮椅时调节不同的高度。


多款适老产品帮助高龄者实现自立,助力实现更有幸福感、有尊严的便利生活。卧室中将普通的床铺更换为老年护理床,便于失能老年人侧翻、 上下床、吃饭等活动。由于久坐于轮椅或久卧可能导致压疮,还可在轮椅和床上配置防压疮垫等。用餐时可使用辅助餐具帮助协调性较弱的老人进食,如防洒碗、助食筷、弯柄勺等。日本市场专为老人打造的电动护理床拥有背部和脚部升降功能,可根据老人需求调节,设有易于抓握 的头尾板,可为老人提供借力,使用时抽出,作为支援扶手,在不使用时可以收纳,实现安全护理。



关注细节提升产品使用感受,支援类设备帮助扩大老年人活动范围。日本厂商推出多款移动支援设备,帮助扩大老年人活动范围,相关产品不局限于提供基础的功能,同时也在不断升级细节,提升使用感受。例如自动刹车轮椅可在使用者站立后自动落锁,即使忘记刹车也很安全,轮椅的安全脚踏板还可以有效防止轮椅向前倾倒;发光 LED 拐杖在夜晚 易被汽车发现,避免被车撞伤,还能帮助老人看清脚下障碍物,避免被绊倒,提升老人走夜路的安全性;健走神器可缓解老人行走困难问题, 扩大老人活动范围,改善老人运动不足问题,延长健康寿命;功能电动助立座椅可抬升,帮助老人站立,同时配备有大脚轮,移动方便,座椅后背可调节为平躺姿势,提升舒适度。


松下:居住环境适老化改造,提供专业养老生活解决方案


凭借多年电器研发实力,致力于提供专业养老生活解决方案。1998年松下设立养老产业子公司“松下 Age free 服务”,并于 2016 年 4 月正式更名为“松下 Age free 株式会社”。凭借多年电器研发技术实力,松下在产品设计方面取得众多突破,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专业性养老生活解决方案。松下致力于帮助老龄群体实现更有幸福感、有尊严的便利生活,适老化改造的范围遍布整个住所,从厨房到卧室再到卫生间,每一处生活场景里都能提供有细节、有质感的适老化产品。截止 2020 年 8 月,松下 已完成适老化改造 2.9 万件,为日本老人提供高品质关怀服务,是日本养老产业的代表品牌。


浴室适老化改造,方便老人独立操作。浴室场景内,为了方便不同身体状况的人入浴,松下养老开发了一款折叠洗澡椅。柔软的座面与便于抓握的扶手让人坐上去十分放松;椅子高度可调节,便于就坐和起立;可随意调节摆放位置,更能当作移动台使用。折叠洗澡椅不仅方便老人独 立操作,还能辅助看护人员进行更好的看护。考虑浴室场景潮湿的特点, 座椅经过防霉加工,更加卫生耐用。松下还提供特殊的卫生间花洒,采用形状较大的按压式开关,方便手指不灵活的老人操作。浴缸边缘高度 较低,便于老人进出。浴缸内也采用了防滑设计并配有座椅,使老人独 自洗澡时更舒适安全。



电动分离床使用舒适,拓展老年人活动范围。卧室场景内,松下养老的电动分离床可随时将床的一部分分离出来,变成一台全自动电动轮椅。电动分离床有充裕的空间和贴合身体的角度设计,在坐、卧两种状态下都能有良好的舒适性。老年人平时将其用作卧床,需要外出时可轻松转换为轮椅,既帮助老年人拓展活动范围,也减轻护理人员负担。


关注每个细节,方便老年人家居生活。松下为养老住宅提供特殊设计体现在每个细节。插座做了适合老年人设计,高度比普通插座要高出 30cm, 方便坐轮椅老人使用;电源插头也采用特殊设计,受到拉扯就会自动脱 落,避免老人被电线绊倒。厨房中,碗橱采用可升降式设计,操作台的位置高度低于普通设计,方便老人在轮椅上或者凳子上做饭洗碗。



3.3. 老年健康与美丽:家用医疗康复器械便携化智能化,老年护肤品呵护成熟肌肤


日本家用医疗器械经过多年高速发展后走向成熟,在世界市场占据重要份额。日本医疗器械产业从 1960 年代开始高速发展,1980 年国内市场规模超 7,000 亿日元,十年年均增长率超过 20%;80 年代后逐渐进入稳定增长期,1987 年市场规模首次破万亿日元。

1990 年代后,日本医疗器械产业增速逐渐放缓,政府对医疗器械产业实施了积极的刺激政策,整体发展较为稳定。全球范围内,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医疗器械市 场,据厚生劳动省测算,2019 年市场规模达 365 亿美元,占全球市场规 模的 7.8%。日本进入高度老龄化社会,与老年疾病有关的心脏起搏器、 血管支架、人造心脏瓣膜、胰岛素泵等医疗器械产品需求量激增,厂商活跃度较高。


老年慢性病需配合多种器械治疗,家用医疗器械是重要辅助手段。日本多数老年人仍选择居家养老,许多患有慢性疾病的老人在家中实施治疗如缺血性心脏病、类风湿关节炎、糖尿病、心脑血管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由于老年慢性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居家养老的患者无法实时与医院更新数据,因此,慢性病基础治疗与检测的家庭化成为预防 治疗的关键。家用医疗器械与医院器械相比有一定区别,其体积较小、 操作较简单,大多适合中老年人居家使用。


“智慧养老”浪潮下,居家养老医疗康复器械也将向智能化方向发展。由于老年慢性病患病率较高,居家养老护理中例行健康监测是不可或缺 的环节,老年人除了订购上述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一站式服务外,也可借助智能化的前沿医疗康复器械实现自我健康状况监测。不局限于 独立的单功能老年血压检测仪、老年血糖仪等,当前居家医疗康复器械 正走向一体化与智能化,多设备联动、数据共享成为主流趋势。



美丽无年龄界限,老龄化社会中针对老年群体的护肤护理产品迎来广阔市场。随着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和中老年人口数量的增加,除基本的个人卫生护理和医疗健康辅助需求外,如何在年龄增长中维持外在形象也成为中老年群体的关注重点。一方面,中老年人群有更长的化妆和护肤经验,更倾向于选择高功效型的产品;另一方面,在可支配收入提升和 财富积累的影响下,其消费能力也明显更强,尤其是对于高端产品的支付能力。据 TNS Worldpanel Europe 统计,在老龄化程度更高的欧洲地区,欧洲女性在护肤方面的年支出金额随年龄增长,60 岁以上的女性年消费金额最高,达 87.3 欧元,占据欧洲接近 34%面部护肤品市场。


日本老年护肤品类较为成熟,老年美丽产品进入主流消费视野。日本已于 21 世纪初期进入高度老龄化社会,针对中老年人口的美妆个护产品快速发展,目前已进入较成熟阶段。2000 年 9 月,佳丽宝(Kanebo)公司首次推出针对 50 岁以上女性群体的护肤品品牌 EVITA,精耕中老年抗衰老护肤产品;EVITA 品牌在包装上明确标注“50 岁开始”,为 50 岁以上女性提供更专业的日常保湿与抗老功效产品。EVITA 已成为抗老护 肤领域的领先品牌,推出七年后销售收入超过 100 亿日元,“植物精华深层保湿凝胶(Botanic Vital Deep Moisture Gel)”荣获 2018 年 Cosme 杂志最佳“多合一”护肤产品第三名。曼秀雷敦旗下的肌研东京(Hada Labo Tokyo)同样专注于中老年护肤领域,自 2004 年进入亚洲市场后,凭借其“超级透明质酸”护肤产品,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护肤系列之一,广受消费者喜爱。



4. 中日老龄化现状存在差异,我国积极推进新兴养老模式与产业政策


4.1. 我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低出生率老年抚养比迅速攀升


我国自 2000 年起进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态势日益严峻。根据联合国定义,一个地区 65 岁以上人口数超过总人口 7%即进入老龄化社会, 2000 年中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65 岁以上老年人占人口比例达 7.09%, 标志着我国已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2001~2020 年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增速不断上升,2020 年增速达 8.30%,年复合增长率为 3.99%。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 年我国 65 岁以上老年人口达 1.9064 亿,占总人口的13.50%,已与欧美率先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美国(15%)、加拿大(17%) 已较为接近。中国老龄化程度已超过亚洲平均水平(9%),与老龄化现象突出的日本(27%)存在一定距离。



人口出生率下降加剧总人口结构性变化,老年抚养比迅速攀升。近二十年来,随着生活成本提高和女性受教育水平提升等原因,我国人口出生 率呈缓慢下降趋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人口出生率由 2001 年的 13.38‰下降至 2019 年的 10.48‰,人口自然增长率由 0.7%下降至 0.3%。升的老年人口增加了社会养老压力,老龄化社会进一步深化发展。


4.2. 中国老龄化水平与日本 1990 年代相近,人口基数、文化观念、老年人支付能力差异等因素加重养老难题


中国老龄化程度快速加深,与日本发展状况较为接近。日本自 1970 年代开始进入老龄化阶段,二十年内老年人口比例由 7.1%缓慢上升至 11.9%,65 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 28%,当前中国老年人口占比为 13.50%, 整体老龄化进程与日本 20 世纪 90 年代相近。由于亚洲国家老龄化进程起始晚于欧美国家,且随着医疗条件提高人均寿命延长,中国与日本的老龄化速度均显著超过其他主要国家。


与日本相比,中国较大的人口基数使老龄化问题更为突出。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在与日本相近的老龄化速度下,庞大的老年人口数量进一步加深经济与社会负担。据日本总务省统计,2019 年日本 65 岁以上人口总数为 3588 万,同比增加 32 万;而中国 2019 年老年人口已超过 1.76 亿人,同比增加 945 万,世界老年人口中有 20%以上为中国老年人。越来越多中国家庭正面临老人赡养问题,养老成为中国居民普遍面临的民生问题。



“孝文化”与不同老龄化程度带来养老观念差异,日本机构养老的接受度更高。中国的“尽孝”文化观念影响深远,许多老年人在身体衰老或有慢性疾病后仍希望居住在原来家中由子女照料,居家养老是最普遍的养老模式,传统观念强调“孝亲敬长”、“家庭赡养”之重要性。相较之下,日本于上世纪 70 年代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至今已发展出成熟的养老产业。据艾媒咨询数据,2017 年日本特别养护机构达 7891 家,是数量最多的公立机构。由于较长时间产业发展积累和老龄化社会认知演化, 日本老年人对专业机构养老的认可度明显较高。据内阁府 2020 年数据, 身体衰弱后有 45%的老人想要入住养老机构,仅次于“仍想住在当前家 中”的 56.1%。日本养老机构丰富多样,如政府大力支持的“服务型老 龄者住宅”面向老年人租赁,充分满足老年人的社交需求,同时提供夜间巡逻、送餐等基础服务。


中日老龄化进程不同,使得两国养老制度和产业均存在差距。中日老龄化进程不同,日本在 1971 年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 2020 年 65 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 28%,中国 2000 年起进入老龄化社会,整体老龄化进程与日本 20 世纪 90 年代相近。历史进程的不同使得中国的养老产业、 养老制度等与日本有一定差距,尚未发展成熟。


中日两国城乡融合进程仍有差距,造成老年群体支付能力存在差异。日 本自明治维新后,工业化和城镇化同步进行,城乡已基本没有差别。1961 年日本开始实施全民医疗保险制度,70 年代实施国民年金制度。在 1970 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之时,日本已建立了覆盖全民的医疗和退休金的社会 保障体系。养老金是日本老年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国民皆年金”使老年人能够支付介护服务的费用。而中国社会长期呈现城乡二元结构,城 乡实施不同的社保体系,城乡医保标准差距大。城乡养老金制度的不同导致两国老人群体支付能力和消费能力的不同。



4.3. “9073”养老格局形成,机构养老与居家服务为关键发力点


我国探索形成“9073”养老格局,面向不同护理需求提供差异化服务。我国养老模式主要包括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居家养老指子女在家中照顾老人或老人独自生活,适合大部分具有基本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社区养老依靠社区公共资源建设照料中心、卫生服务中心, 以家庭为中心开展养老服务,能够满足老年人日间护理需求和简单医疗处理;机构养老指养老院、老年公寓等集体养老机构,提供一站式的全面养老服务。《“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明确我国将建设“9073”养老格局,即 90%老人在社区的协助下居家养老, 7%的老人进行社区养老,3%的老人入住养老机构。


机构养老专业化护理要求最高,养老床位数量尚未达到目标。机构养老是失能半失能老人的主要护养选择,当前中国养老床位数量缺口较大, 养老机构建设、专业护理人员培训尚需加速。2016 年《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提出,到 2020 年,每千名老年人口拥有养老床位数达到 35-40 张,其中护理型床位比例不低于 30%。然而,由于老龄化进程的加速,自 2016 年起中国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数量呈下降趋势,2019 年有所回升至 30.5 张,距离 35~40 张的目标仍有差距。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与人口结构分化的差别,机构养老供给在地域上存在不均衡现 象,如广州市于 2018 年实现平均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 40 张,护理型占比 78%,但沈阳市 2018 年平均床位数为 24.4 张,有较大提升空间。




居家养老为“9073”重点养老模式,上门护理需求持续提升。由于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念和老年人的资金状况限制,在子女家庭中接受照顾或独自生活是大多数老年人选择的养老方式。据 2016 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我国城镇老年人平均年收入为 23,930 元,保障 性收入比例为 79.4%;农村老年人平均年收入为 7,621 元,保障性收入占比 36%。由于居家养老常作为过渡性模式或资金不够充裕时的选择, 许多老年人的护理需求无法完全通过自我及子女照顾来满足,上门护理服务需求迫切。据 2015 年全国老龄办统计,38.1%的老年人有上门看病需求,而心理方面的咨询与聊天、健康教育需求均达到 10%以上。中国 居家养老人群中需上门护理的人数将持续增加,根据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数据,预计 2050 年我国老年人需上门护理服务人数或增至 7,659 万 人,起居护理、居家医疗与心理支持方面的需求量较大。


“PPP”模式引进社会资本,推动养老模式创新升级。PPP 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动私营企业、民营企业与政府合作,能够减少政府财政支出和社会企业投资风险。养老项目契合PPP模式特点,养老机构等基础设施具有社会性和公益性, 投资规模较大,在老龄化趋势下需求稳步上升。2014 年财政部颁布有关 PPP 模式通知中,养老领域进入示范项目范围;2015 年财政部、发改委 联合人民银行颁布《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 指导意见》中,养老为 PPP 基金重点推进领域。





PP项目支持引导养老产业升级,推动智慧养老体系发展。养老机构等养老基建项目普遍回收期较长,其公益福利性对价格带来限制,盈利不确定性较大,而仅由政府包办建设养老产业效率较低。PPP 模式联动政府与社会资本,具有更大灵活性,能与产业政策紧密结合,把握转型机遇。2017 年《关于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 实施意见》提出运用 PPP 模式推进养老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先支持养老机构、社区养老体系建设、医养健融合发展三大板块,鼓励养老机构与医疗卫生机构、健康服务机构合作打造全生命周期养老服务链, 建设附加康养、体育健身等现代服务业的综合性“养老+”业态。2017 年 《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提出完善多元化资金投入机制,探索以 PPP 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智慧健康养老,推动家庭服务机器人等关键技术产品研发,推广慢性病管理等智慧健康养老服务。


5. 中国养老产品服务发展迅速,需求与政策驱动下未来前景广阔


未完..请见下章